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饗宴

中國時報【林志豪】

你一定頗感訝異,我們的先祖必須咀嚼身體外界的物品,好讓未曾純化的複雜成分進入體內,才能得以維生。現今,我們的律法鼓勵伴侶之間長期交換身體,以便形成某種更為穩固的結構。當然,各種不同效果的調和劑,使得交換過程更增添趣味。

下午我突然醒來,身邊空無一人。我以為自己又困在同一個夢境,因為牴觸了律法而流放於荒涼之地。我怎麼也想不起自己犯下什麼罪行,過多睡眠反倒頭痛欲裂。似乎有把巨斧迎面劈成兩半,我繼續撿拾自己的身體,徒勞地,試著將碎塊拼湊復原。

其實她只是先離開床舖去淋浴。這兩年,多次體液交換,我們外型越來越相似。可是當流水聲停止,她帶著溼氣裸身走到電漿著衣鏡前,我仍然忍不住暗自摒息。

我們各自推掉整天工作,在甦活艙裡充分休息,為的是盛裝參與今晚的饗宴。考古學會宣布本年度的榮譽主講者之後,我曾考慮找個理由缺席。並非因為我錯失了聚光燈和講台,而是,他和她的過去,太漫長了。我不是真的瞭解,她為什麼離開了他,選擇和我一起。但我知道,她對他的記憶,像鬼魂,徘徊不去。那些模糊的潮溼的腳印,在我們生活裡,留下某種難以乾涸的氣味。

所以當我醒來,在赴宴前幾個小時,再度謹慎地詢問她,是否確定要出席。她說當然。她堅持,他必將在年度饗宴宣讀突破性的學說,而那些原創思維總能激發她的靈感。你知道的,她說,兩年前的「白堊紀」之後,我已經很久沒推出新的產品了。我相信她。

而且,她說,你反覆品嚐的我,也有殘存的他啊。如果你擔憂的是我對他仍有渴望,那麼,你怎麼能夠否認,在你體內,也有類似程度的渴望呢。

她說的沒錯。我特意中斷古蹟的挖掘進度,的確比她更想了解,我的對手在今晚可能發表哪些前所未見的理論。我不得不佩服,大部份考古學者只能精確描述出土的古物,他卻總能洞穿這些成果背後的意涵,進而形塑出獨特的學說。關於第六次大滅絕之前人類文化種種面向,他提出的解釋如此創新,又如此自然,彷彿他曾親身體驗過幾千年前的蠻荒。

她必然感受到我的複雜情緒了。我們需要交換,她說,特別是,在見到他之前。我有點訝異,畢竟我們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嚐到彼此了。她忽然認真起來,說,你知道的,宴會的餐點總是太晚提供啊。

我點點頭。於是我扯落陰莖睪丸,她也剜下陰阜,丟進沙漏狀家用調和器。她添加了一小匙「卡崔娜」。調和器裡的物體震碎成粉末,慢慢兌成?瀲的深紫漩渦。我們均分,仰首飲盡。她配製的調和劑意蘊深長,難怪總在市面暢銷。我們短暫經歷了颶風猛烈衝撞的辛辣,而後海水倒灌,鹹腥的氣味陷落整個城市。我們漂泊於廢墟之上,隨著逐漸高漲的潮水,伸手,試圖觸摸咫尺之遙的滿月。我載浮載沉,在稀釋千百萬倍的海洋裡,再度嚐到了他。



我們分而食之,彼此身體的一部份,已經完全消化吸收。那些分子一再崩解,滲透,反覆重組,到了傍晚,當初所剜除的部份,慢慢再生了。只有經過這程序,我們才能真正分享,相互了解。夠幸運的話,我們白頭偕老,體內的組成在無數次交換後變得幾乎一模一樣,當然,外形也將難分彼此。人生還有什麼比這更幸福呢?我挽著她抵達饗宴會場,感覺她的某部份在我深處無聲地滋長,相信我的某部份也在她體內糾結萌發。

今年的會場格外盛大。我們遠遠便望見接待處矗立的調和器,那是最高等級的帕狄農神廟多立克柱狀器,足以容納上千名嘉賓。我記得邀請函註明這次饗宴合理的社交禮節是三根手指,便和她各自掰下足夠數量交給接待員。

……歡迎蒞臨……接待員慇懃說,三隻手指信貸試算 中國信託 信貸試算表 信貸試算公式,難得這麼隆重的饗宴啊。核對賓客名單後,接待員又特別轉頭對她恭維:這次選用的調和劑是您多年前配置的「龐貝」,太經典了,太適合佈景了。

為什麼她的配方總以毀滅性的災難為主題?或許這是她和無趣的考古學界扯上聯繫的原因。我們隨領位幻影鳥走向標示了姓名的座位。在饗宴正式開始的空檔,我們不時和玉山小額信貸 小額借款 小額信貸條件各家銀行信貸比較 小額信貸條件 小額信貸新朋舊識擁抱寒暄,也試著辨認那些素未謀面卻異常熟稔的臉龐,為了即將嚐到社交名流的味道而興奮不已。

主持人致過歡迎詞,開始熱烈介紹年度榮譽主講者。侍者送上仿古琉璃杯裝盛的滾燙濃湯,空氣裡瀰漫著若有似無的硫磺氣味。那是龐貝。今年的餐點上得特別早,也許是因為湯品太過燙口。這一小盅鮮紅的湯品融匯了許多士紳淑媛,我想,可得要細口品嚐,讓我們的成分交換融合啊。這時,浪潮般的掌聲響起了。講台之上,聚光燈之下,他的聲音像閃電穿越光的雲霧,傳到會場每個角落。

……諸君,我們為何在此?我們為何投注如此可觀的心力?我們可敬的同事為何願意埋首在充滿輻射的廢墟,只為了挖掘一小方殘留的遺骨?我們想要詢問的是什麼問題?我們想要翻找哪些被人忽略的角落?

他望向我。我低頭啜飲一小口龐貝。

我們為何如此在意,那些歷史遺跡在整個時空文化裡的位置?我們試圖定位每項細節,釐清每道脈絡,難道不是為了要定位並釐清自己?諸君,我所謂的自己,更明確地說,是身為個體的自己,以及人類整體的自己。今晚,我想說,我們可以寫下一組可信的座標了。

他問了我想問的問題,但我懷疑他是否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。這時,遠遠地,我想,他看見我了。更遠處,地底隱隱傳來深沉的,難以察覺的震動。如果城市毀滅的前一夜有任何徵兆,這就是了。



……諸君,無數考古證據已然證明,在第六次大滅絕之前,我們先祖的生理結構迥異現狀。當時人類具有心臟之類的循環臟器,也有肝腎脾胰合成營養酵素或排泄毒素的器官。他們笨重,遲鈍,製造糞便。他們的皮膚堅韌無比。

你一定頗感訝異,我們的先祖必須咀嚼身體外界的物品,好讓未曾純化的複雜成分進入體內,才能得以維生。人類食用的稻米或玉蜀黍,曾經廣泛繁衍於地表,但牛羊之類的肉品終究滅絕。當時的生理結構是如此缺乏效率,皮膚也無法藉由光線合成能量。人類佈滿細緻的血管,身體一有損毀就鮮血流溢,痛苦不堪,嚴重時甚至可能致命。諸君,這就是所謂的疼痛……

此時,半空浮現立體成像,說明古代人類肢體受損時的狀況。雖然群眾難以理解痛楚是何種感受,但那高度擬真的影像,使得會場此起彼落,發出壓抑的驚嘆聲。

現在呢?我們自然而然地從空氣和光合成絕大多數必須的養分,因而可節省大量進食時間,來進行更高階的智性活動。如果出於自願,我們也能毫不費力地摘取身體任何部位,進行調和。

在稍具理性的社交場合,例如今晚,我們交換身體的某些部份。我們互相擁有,喔,也許只擁有一小部份,卻大大改善了社會的平衡與和諧。我們的律法鼓勵伴侶之間長期交換身體,以便形成某種更為穩固的結構。當然,各種不同效果的調和劑,使得交換過程更增添趣味。諸君,如果你試過龐貝,你可以嚐到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人,甚至是每個人之前嚐過的其他人──就像那個被毀滅的城市,在歷史中一再掩埋又一再挖掘的過程。

我轉頭看她。因為他這番致意,她眼神裡流動著磷爛的火光。接下來,他旁徵博引,闡述論點。然而他所引用的證據,大多數是我所發掘的。他幾乎是對著我說明一切。

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。這詩詞是遠古的想像。因為生理限制,當時人類只能是獨立的個體,必然無法如同我們進行融合。我們的細胞可以直接吸納其他人類的細胞,組織間液可以毫無障礙地匯流,更重要的是,只需微不足道的能量,就能使斷除之處再生。

我們先祖曾多方嘗試融合,但似乎總不見成功。最常見的方式是交換唾液,這過程在學術界稱為接吻,然而並沒有證據足以證明,這些交換的澱粉?能夠轉化為新的酵素。他們也嘗試過輸血或器官移植,但那成就純粹屬於醫學方面的考量,而且,嚴格地說,通常是單方面取得器官組織,而非交換,甚或融合。至於性器接合,密閉腔室裡拌攪精蟲與卵子的汁液,這種繁衍方式在演化洪流裡漸漸淘汰了。流俗遺緒,現在只勉強剩下伴侶間還偶有交換那些退化的突起物了。這就是我們目前已知的,先祖僅有的交換方式。那麼,我要問,人類如何進化至此?

(上)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饗宴-215006290.html


DB0F81777ACD2A97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28om60usu 的頭像
a28om60usu

信用貸款率利計算

a28om60u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